广州幸福代孕网
选择我们,没有遗憾
服务项目
图文展示
试管婴儿
当前位置:广州代孕 > 试管婴儿 >
孕期
来源:http://guangzhoudaiyun.net  日期:2019-09-29

作者:天津臭小子

作者推文

[收藏此章节][下载]

[举报]

电子书下载

TXT下载

举报色情反动

举报刷分

其他

文章收藏

为收藏文章分类

定制收藏类别查看收藏列表

许梅是在5天后出走的。

此前,钟皓虽然天天不敢大意地守在家里,生怕许梅出什么意外,但无论如何也没料到,许梅会选择离家出走。还挺着大肚子。

钟皓记得那天早晨,现在想想,和平常真是没什么两样,一点儿征兆也没有,许梅照例到楼下小花园里散步。临出门前,钟皓叮嘱她下楼小心一点,许梅嗯了一声。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对话。

钟皓做好早点,等到8点多钟,仍不见许梅回家。钟皓赶忙下楼孕期到小花园里,晨练的人们早已散去,他摸索着敲了几家平时和许梅一起晨练的老大娘家的门,都说没见着许梅去晨练,这才预感到,可能不好的事情发生了。

都是我害了她。我不该打她。我那么爱她。我怎么下得了手。许梅。钟皓疯子一般冲出住宅小区。冲进了大街小巷的滚滚人群。仿佛许梅还没走出多远,仿佛还能望见前方妻子有孕的身影。

石华是上午10点多钟在医院上班时接到了钟皓打来的电话。能听出钟皓声音里的焦急气息。问许梅在不在石华那儿,找没找过她,给她打没打过电话。石华一一否定。钟皓在电话里几乎哭出了声:许梅,她,可能出走了。

得知这个消息,石华表现得相当平静。早已预料到,某一天,许梅会悄悄离开这个家。而且,她还能大概猜到,许梅去了哪里。但是,这所有的一切,她必须守口如瓶。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向钟皓透露半点。石华心里很清楚,这件从头到尾都不可思议的事情,如果原原本本告诉了钟皓,将意味着可能解体一个家庭。

许梅啊许梅,你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。

对不起了,钟皓。一切都是我不好。原谅我的离开。我知道你为我痛苦孕期,可我无法面对你,更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释清楚。所以我选择了不辞而别。早晨7点多钟,许梅就是如此在心里默念着,一步一步,走出了家门。

许梅的离开与钟皓打她无关。许梅非但不怨恨,相反还有几分解脱。毕竟自己有负了钟皓。

几天来,许梅一直在暗下决心,决定离开。并悄悄做着准备。其实,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。对于以后的路,连许梅自己也很茫然。

长途汽车站离家不远。许梅很快在售票口买了上午8点35分的车票,然后在候车室等候。空荡荡的长途汽车缓缓开进了车站。许梅心里一阵莫名发虚。

我不只是想回老家去看看林雨吗。我能找到他吗。找到了又能怎么样。他还能认出我吗。或许他本来就不认识我,或许早把我忘了。即便记得我,又能怎么样。

在许梅一只脚踏进长途汽车的刹那,几乎要退却了。全身软得没了力气。是几个好心的大姐搀着扶着帮她上了车。

许梅随着长途汽车的摇摇晃晃,启程了。

许梅坐在汽车副驾驶位置。是司机师傅特意把另外一位乘客支走,给许梅腾出来的。

“您坐这儿,我这心里还踏实点,好家伙┅┅,”司机师傅话说半截,就此省略了。

司机师傅言外之意,许梅当然明白。自己这个样子出远门,别的不说,就这一路颠簸出个好歹,司机那才叫吃不了兜着走呢。

“您回老家”司机问。

“对。”许梅轻轻回答。心里却咚咚作响。

老家。已经很久不说这个词了。许梅在脑子里粗粗一算,可不,一年半没回老家了。写封信也是偶尔。就今年过年往家里寄了500块钱,还算平衡了一下不回家的内疚感。

许梅把头侧靠在窗口处,呆呆地望着在眼前飞速而过的树木、汽车和行人。

许梅老家的小县城叫祁州。听名字就知道,这是个古老的县城。古老到什么程度,单走进城口,扑面而来的浓郁的中药香气,就一下子把你带回了远远一个年代。再说县城中心的药王庙。琉璃瓦顶,脊饰吻兽,阁扇门窗,雕粱画栋,药王邳彤和十大名医等36尊雕像。是少有的一座纪念历代名医的庙宇。祁州由此有了“全国四大药都之一”之美誉。许梅考上一中那年开学不久,学校就组织集体参观了一次,当时什么情景在记忆中已经相当模糊了。但有一点很清楚,那时林雨还没有插到149班。

祁州离许梅现在居住的城市有700多里。刚到城市想家那会儿,许梅就和石华买本地图,拿红笔在上面勾来勾去,算出了两地隔着大小9个县城。红红的线,如一段红头绳,盘垣在地图册上。以前每次回家,都是早晨6点钟坐上车,行至一个叫任丘的县城边上,是中午12点,司机师傅和全体乘客下车在路边小饭馆里匆匆吃口饭,稍休息一刻钟,继续赶路,直至下午5时,到达祁州车站。

今天,许梅买的8点45分的车票,估计到家时,得晚上了。

许梅是在车行一个小时后,忽然感到要呕吐的。呕吐感来得猝不及防。幸亏开始只是干呕,否则脑袋伸向车窗外都来不及。

“没事吧,”司机师傅一直警觉地注意着许梅。老师傅,就是有经验。

“没事,有些晕车。”

“以前也晕”

“嗯。”许梅撒了谎。她不想让司机担心,更不想惹麻烦。她只盼着汽车快点再快点到达。

许梅从来没晕过车。这是第一次。很难受。起初,好像是一团气,在胃口处。随着每一口呼吸吸入呛鼻的汽油味道,和每一次上下左右的颠簸,胃中这口气便一寸寸往上走。或者是更多的气在堆积也未可知。慢慢就到了咽喉处。嗓子开始发干,只好狠劲咽口水。管不了多大用。渐渐到了嗓子眼处。便开始打嗝。没有声音的嗝。随着嗝涌上嗓子眼处的,是实实在在的一团东西,热乎乎的,带着一股腐朽的糟味儿。终于忍耐不住,对窗张开大嘴,一大声,胃如同翻过来的口袋,里面的东西倾泻而出,喷的车窗沿上、车身全是。

“真是不好意思。”许梅对司机师傅说。

“经常的,你没事就好。”

呕吐完,感觉恢复到正常。也就半小时后吧,一切再次重来。吐得许梅全身发抖,生怕把肚子引起来。中午在任丘也没吃饭。直到汽车到达祁州车站,许梅共计吐了11次。吐到最后,可能真把胆汁儿都吐出来了,满嘴苦涩。把一车的乘客都吐傻了。原本和孕妇同乘十余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就更惊讶的了。

长途汽车疲惫着驶进祁州车站时已是晚上8点半钟。比预计正常跑的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。许多乘客在下车时话里话外向司机师傅表示了不满。因为天儿已经黑下来了,不在县城住的还要继续赶一阵子路。司机师傅歉意地冲着每名下车的乘客点头笑。许梅挺觉得过意不去的。一路上,司机师傅一直不断地照顾许梅,车尽量开得平稳,中途多停了好几次。时间就这样被耽误掉了。

“师傅,谢谢您路上一直照顾。”许梅故意等到最后一个下车,就为了向司机师傅说这样一句话。

“别谢了,你家在县城吧,赶紧回吧。”许梅听完这话,微微一笑间,眼泪差点出来。很久没这样被人关心了。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。不免又伤感起来。

和城市里的出租车相比,排在县城车站口的一长溜三轮车倒显出另一种新鲜。看见许梅一个人走出车站,三轮车上刚才还在闲聊的车主们纷纷把头转向许梅,不由自主站起身,似乎只要许梅喊声三轮车,大家就会赛跑一样抢着奔过来。车主们练就的看人的神色很有经验了,他们一眼就瞧出许梅没有叫车的意思,就纷纷又蹲下身去聊天说笑了。偶尔会有一两个车主边回头瞅一下许梅,可能在猜测什么吧。

许梅的家离车站不远。穿越两条街道,就在一条胡同里。可许梅不打算回家。许梅在路上就想好了,这次回家,最好不让任何人知道。也不能住太久。只要找到了林雨,看看他,聊聊上学时的情景,马上就回城市。一来身子不允许,这样出来就够冒险的了,二来不能让钟皓太担心,没准他现在已经担心死了。至于回城市以后如何跟钟皓交代,许梅在路上也想好了。找时间,和钟皓坐下来,心平气和地谈一次,以前发生的事,就让它全部过去,谁也不要再提,日子以前怎么过的,还怎么过,钟皓也说了,不计较的。

想至此,许梅忽然特别想跟钟皓或石华打个电话,哪怕故意不说话,听听他们的声音,就挂掉。真怪,出门前对他们还恨恨不平呢。

最后许梅还是放弃了。眼下最要紧的,还是赶紧找个旅店住下,吃两口饭。一天没进食,肚子咕咕叫了。或许是肚子里的孩子在抗议也未可知。

车站附近就是一溜小旅店、小饭馆的。门前红灯笼高挂。正是饭口,里面热热闹闹的。许梅走来走去,选了这家相对比较安静一些的小旅馆。平安旅馆。名字倒一般。一个10多岁的小姑娘在柜台里正脸朝外坐着。看到许梅撩窗帘进来,刚想招呼,可一看到许梅的肚子,有些慌神,嘴巴张半截,不说话,直愣愣,过会儿,才反应过来,冲着里屋喊人。

“妹子,住啊。”老板娘笑盈盈着从里屋出来。

“嗯。”许梅答一句。

“走,大姐给你挑间好的,”老板娘很热情地挎住许梅,往里屋走。

“妹子,怎么这样着还出门呀。”老板娘问。

“没事。”许梅冲老板娘笑笑,表示感谢。

“也没人跟着。”老板娘半是责怪地对许梅说。

“到大姐这儿,就跟到家一样,有啥事言语。”

一天8块钱。老板娘把许梅让进了一个干净的房间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为许梅的真情感动,可这真情,又会换来什么样的结果啊!

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
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
wap读点击:

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
0

请稍候

↑返回顶部

←上一章下一章→

作者推文

作者:天津臭小子

作者推文

[收藏此章节][下载]

[举报]

电子书下载

TXT下载

举报色情反动

举报刷分

其他

文章收藏

为收藏文章分类

定制收藏类别查看收藏列表

整个白天,钟皓一直在外面到处找许梅。在平时许梅晨练的小花园里转悠来转悠去。两眼巴望着不放过花园里任何一个偏僻角落,盼着眼前一闪,就看到许梅在不远处。哪怕独自和以前一样沉浸在想中也无所谓,只求能找到她。累得两眼火辣辣发涨。

得知没去石华那儿后,钟皓又打电话给开公司的朋友询问。

“没有啊,不是你不让她上班的嘛。”不知内情的朋友倒反问他。

钟皓想得最多的还是向公安局报案。进一个公用电话亭,抄起电话,就犹豫着放弃了。甚至一次都拨了“11”,手指拨“0”到中途,还是挂掉了。尽管最近在许梅身上发生了很多令人费解的事情,可钟皓还是不相信许梅能忍心抛下他,抛下这个家。即便许梅真这么做了,也会很快醒悟,回家来的。钟皓自信是了解许梅的。许梅不是那种一走了之的女人。可她到底去了哪里呢

能想到的地方几乎全找了,钟皓在街上来回走动,不知再该往哪里去。忽然心里一阵激动,扭头往家跑。光傻乎乎在外头找了,说不定许梅已经回家了。兴冲冲推开家门,一阵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。钟皓彻底失望了。打开电话录音,确定没人打电话进来,终于瘫坐在椅子上。房间静得发虚。干巴巴的空气。一点儿人的温暖气息都没有。仿佛是一座很久没人住的空房子。钟皓一一拉开许梅平时用的抽屉,似乎东西都在,许梅什么也没带走。连放在抽屉里的公用零花钱也未动。身无分文,能去哪里呢钟皓想得烦躁,再也在房间里呆不下去,便又锁门出去。

和钟皓相比,石华虽然相对平静一些,可还是对许梅充满了担心。值医生班时跟丢了魂一样。对护士的问题好几次回答得不着边。根本就没注意听护士问什么。幸亏12小时没收治紧急病人或手术之类的,否则不出医疗事故才怪呢。

对于许梅偷跑回老家找林雨的猜测,石华有100%的把握。但石华不敢跟钟皓说。毕竟只是猜测。还需要证实。证实的办法只有一个,估计差不多许梅到家了,给她家挂个长途。晚上9点钟,石华拨通了许梅老家的电话。是许梅父亲接的。石华并不直接问,而是拐弯抹角。终于从许梅父亲的话语中打探出,许梅并没有回老家。可能石华说话多了,引起许梅父亲怀疑,问石华是不是梅子出什么事了。石华忙笑着说不是不是,是梅子太忙,托我给问问大伯大妈身体可好。石华放了电话,两行泪唰得流下来。

石华在纸上为许梅的下落罗列了几种可能:

1、许梅乘长途汽车回老家途中,突然腹痛,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;

2、许梅回老家后不告诉家人,而是住在同学或朋友家;

3、许梅如果知道林雨家,直接去找。

夜来了。黑暗,渐渐浸透了整座城市。城市灯光四起,无比璀璨。大街上,面孔不一的行人,低头赶着回家的路。钟皓不能不停止了无目的的瞎逛。进到家门,第一感觉是,房间好象一天的功夫变小了。好象谁趁没人在家用刀给削掉了一块。有一种逼仄感。钟皓索性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。倒不是害怕什么。只是开着灯,灯光里有一种温暖的抚摸感。许梅喜欢灯。记得布置房间那会儿,一次买回了6盏灯。结婚这些年,似乎从没注意过房间里到底有多少盏灯。钟皓仔细数了数,吓了一跳,大小加起来,居然足足有29盏。简直到了疯狂买灯的程度。问过许梅为什么喜欢灯,许梅自己也说不上来,反正就是喜欢,见了就想买,所以至今仍是个迷。

石华思来想去,还是晚上10点多钟给钟皓拨了电话。石华对钟皓也有些担心。

“是你吗,许梅”石华没想到钟皓接电话后这样闻。看来钟皓一直等候在电话旁。

“是你吗,你在哪儿,你快回来吧,都是我不好──,”钟皓在电话里连环炮似的表白。

“不是,是我,石华,”石华不忍心这样打断钟皓。

“石华,是不是许梅回你那儿了”钟皓仍迫不急待地问。

“没有。”石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噢,”电话那头传来钟皓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“钟皓,你千万别着急,许梅,她会回来的,我估计也就几天的时间。”石华还是含糊着说了。

“你肯定”钟皓求救似的问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你肯定她没事”钟皓的问话就像数学里几何里的一步步求证法。

“肯定。”石华咬咬牙,说了这句话。

“石华,你实话告诉我,许梅出走,是不是提前跟你说过”

“没有啊。”石华明白钟皓开始怀疑自己了。

“我有些不相信你。”钟皓的语气有些硬。

“希望你相信我,我只能说这么多。”石华说这话时有点感觉象在跟得了绝症的病人家属周旋一样。

这种模楞两可的话,越发让钟皓对石华产生了巨大的怀疑。再往根上想想,许梅代怀孕想人的主意,起初就是石华给出的。难道石华真在里面做了手脚。她什么企图呢快30岁了还不结婚,连个男朋友都不愿意谈,莫非心理上有问题可这也总不至于加害许梅吧。毕竟俩人那么多年的交情了。也说不准,也许恰恰她俩那么好,像书里说的,对许梅有一种占有欲和控制欲,所以设圈套拆散我俩。可这似乎也说不通。那不变态嘛。就对石华的了解,不至于的。但不管怎么分析,有一点钟皓越发地肯定,石华知道许梅出走的事,起码大概知道。而且许梅身上发生的诸多怪异的行为,石华并不象和钟皓说的那样一点儿不知晓,她多少明白些内情。

在床上翻来覆去,钟皓一直想到了天明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找啊找,我们都在找什么啊

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
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
wap读点击:

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
0

请稍候

↑返回顶部

←上一章下一章→

作者推文


财骏年年 无棣租房